定远网,定远地方门户网站,便民娱乐休闲的网络社区

定远网

 找回密码
 请使用中文注册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定远庆峰驾校 银泰旅游 电信广告 曲阳玉液 瑶海家具世界
网站制作
查看: 448|回复: 5
收起左侧

[六月份] 2018年物种日历 6月7日 大西洋鳕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6-7 09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在欧洲,有两种鱼频繁出现在历史书上,其中一种,就是近两年以醉人气息成为网红的鲱鱼。正是由于它,“低地小国”荷兰得以垄断欧洲的水产贸易,并开启了“海上马车夫”的宏大征程。
然而纵使鲱鱼以一己之力推动了第一个全球性大国的崛起,但与今天的主角大西洋鳕(即前文提到的另一种鱼)比起来,恐怕还得甘拜下风。人类与这种鱼相伴而行的历史脉络,串起了许多伟大文明的身影。直到今天,鳕鱼的故事也未曾终结。

大西洋鳕(Gadus morhua)。图片:Wil Meinderts / Buiten-beeld / mindenpictures
维京人的食粮
在步入农业社会之前,人们主要通过采集和渔猎为生,即便进入农业社会之后,许多文明仍受制于技术水平和环境因素的限制,依然将渔猎作为食物的主要来源。
在维京人的餐桌上,就少不了各色海鱼的身影,但大西洋鳕的地位无疑是最特殊的。维京人发现,这种大型鱼类的油脂含量很低,仅需简单晾晒风干,就可以经久不坏,而含量丰富的蛋白,也给维京汉子们提供了足够的营养供给——这无疑是常年搏命大洋的维京水手们最需要的。

格陵兰岛居民晒制鳕鱼肉。图片:pixabay.com
在鳕鱼干的助力下,维京海盗的威名远播西欧沿岸,红胡子埃里克的后人们更是以格陵兰为基地,将探索的脚步延伸到了彼时还未被现代文明认知的新地域。

红胡子埃里克是格陵兰的开发者,fgo里的著名废柴“血斧埃里克”就是以他为原型。图片:vipcn.com
11世纪初,维京人在今天加拿大的纽芬兰地区建立了文兰殖民点,这比哥伦布开启的地理大发现早了近五个世纪。

红胡子埃里克的儿子莱夫·埃里克松(黄衣)被认为是第一个到达北美洲的人。图片:Christian Krohg / Leiv Eriksson oppdager Amerika
“鳕鱼游戏”先行者
不过,真正将鳕鱼的价值挖掘到极致的,是今天生活在西班牙和法国边界地区的巴斯克人。这个以捕鲸传统著称的古老民族,依靠出众的航海技术和敏锐的商业意识,成为了鳕鱼财富游戏中最初的玩家。
中世纪欧洲的农业技术并不不发达,普通百姓常年以谷物充饥,以豆制品和奶制品补充蛋白 ,有限且昂贵的肉食受到严格的宗教清规约束——每周三、周五、复活节、圣诞节之类节庆前后,都被列为斋戒期。不过,清规里也有特例——水中出产的鱼类,被排除在禁令之外。

每逢斋戒,中世纪人都会以海鲜代替红肉。图片来自《健康全书》(Tacuinum sanitatis),这是一部欧洲中世纪健康手册,根据11世纪巴格达医生伊本·巴特兰的著作《保持健康》编写而成。
巴斯克人嗅到了其中的商机。在当时,巴斯克渔船已经发现了纽芬兰和冰岛附近的鳕鱼群,并探索出了一套与维京人不同的保鲜方法——用盐腌渍。成桶的巴斯克腌鳕鱼被供应到欧洲各地,成为了斋戒期间最为重要的肉食品。

用盐腌制鳕鱼。图片:Gerard Lacz / FLPA / mindenpictures
在巴斯克人的诸多主顾中,英国恐怕是处境最尴尬的一个。作为一个岛国,前殖民地时代的英国严重依赖海洋渔业资源,但在当时,他们一方面必须忍受荷兰人对鲱鱼资源的掠夺,另一方面又对巴斯克人对鳕鱼资源的垄断无计可施。在经营鳕鱼产业的几百年间,巴斯克人始终对捕捞的渔场所在守口如瓶。
1497年,英王室效法葡、西两国,意欲开拓自己的香料航线。率队探索的亨伯特并未找到前往亚洲的北方航线,却意外地在纽芬兰一带发现了上千条巴斯克渔船,而水中的鳕鱼更是多到无以计数。巴斯克人的秘密终于被揭穿了!

一道巴斯克鳕鱼汤。图片:Alejandro Pradera / activeboards.net
随着纽芬兰、冰岛周边的鳕鱼渔场被相继探明,曾经“笑傲江湖”的巴斯克人渐渐退出舞台,西班牙、英国和诸多德意志国家成为了鳕鱼产业的新主角。
当时的渔业捕捞技术低下,并且鳕鱼资源无匮乏之忧,但各国依然摩擦不断。在1486~1532年间,来自英国和汉堡的武装船队就在冰岛附近爆发了至少8次小规模海战,而作为东道主的冰岛,以及与冰岛存在宗主关系的挪威、丹麦等国,和英国的关系也是剑拔弩张。

炸鱼是英国黑暗料理界为数不多的能拿得出手的美食,至今也经常出现在国宴的菜单上 。图片:pixabay.com
然而谁也不会想到,由鳕鱼引发的更大冲突,居然会在几百年后,由力量对比更为悬殊的两方参与,甚至牵动了整个西方世界的神经。
“鳕鱼战争”
在整个二战期间,出于对德国潜艇的忌惮,冰岛渔场陷入了久违的平静。1945年二战结束后,各国渔船重返冰岛,延续了几百年的鳕鱼贸易,似乎正要回到正轨。
但此时,冰岛已非一个可以被忽视的角色。就在二战结束前一年,脱离了丹麦控制的冰岛成为了独立国家,而对这个新生小国来说,自家门口的鳕鱼资源不仅事关主权,更直接影响着国运社稷。在当时,渔业是冰岛的核心产业,整个国家出口额的七成是建立在鳕鱼贸易的基础之上,而由此带来的巨额外汇,正是这个资源匮乏的岛国赖以发展的源动力。

冰岛的鳕鱼晾晒场。图片:Sigfús Eymundsson / wikimedia
更重要的是,自工业革命以来,渔业生产的方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——大型渔船配备的拖网,可以百倍于风帆时代的效率收割海洋资源。冰岛人意识到,如果继续放任自己的海域为全欧洲的餐桌供应食材,总有一天,冰岛将陷入无鱼可捕的境地。
1952年,冰岛人出乎意料地向全世界宣布,其沿岸4海里(约7公里)范围内全部划定为渔业限制区,仅允许本国渔船作业。这显然不能令长期在冰岛捕鱼的各国接受,法国、比利时和当时的联邦德国甚为不满,而挟二战战胜国余威的英国,更是在政府层面将冰岛告上了国际法庭。
其实,冰岛这个“4海里”的限制区设计得非常鸡贼,因为就在前一年,海牙国际法庭刚刚裁定了英国和挪威的渔业冲突,认可了挪威的4海里渔业限制区。冰岛依葫芦画瓢,海牙国际法庭只能默认这不违背国际法。

第一次“鳕鱼战争”,在冰岛西北部Westfjords海域对峙的冰岛与英国船舰。战胜方冰岛将渔业限制区从4海里拓展到12海里(约22公里)。图片:Kjallakr / wikipedia
为了挽回颜面,英国渔业公司宣布对冰岛的鱼产品实施禁运,要知道在当时,英国依然是冰岛鱼产品的第一大市场。英国人相信,通过经济手段,完全可以让这个小国屈服。
冰岛的操作,显然超出了所有当事方的预料。1953年,冰岛和苏联签订了一份长期渔业协定,规定冰岛可以用鱼产品和苏联交换石油、木材等资源。

第二次鳕鱼战争中,冰岛方面会通过这样的剪子,以图示方式将英方的渔网剪断,使得后者捕鱼一场空。战后,冰岛将渔业限制区延伸到50海里(约93公里)。图片:wikimedia
当时,冷战的铁幕已经拉下,东西方阵营初步划定,北约方面最为忌惮的就是苏联的红海军——尤其是潜艇部队——它们可以肆无忌惮的进入大西洋,直接威胁到美国的东海岸。所以,北约在格陵兰—冰岛—英国之间,划定了一道防线,即GIUK防线。
作为防线的中点,冰岛的地缘位置十分突出。在冰岛的凯夫拉维克机场,有北约的巡逻机、反潜机和预警机重兵把守,不间断地对冰岛与格陵兰、英国之间的海域进行监视。只要守住冰岛,苏联军舰就无法进入大西洋;反言之,如果冰岛和苏联越走越近,北约的战略处境就会非常被动。

GIUK示意图。独特的地缘政治地位,让冰岛完成了以小博大的博弈。图片:wikimedia
鳕鱼固然美味,饮食和渔业文化当然需要继承,但在冷战对垒的大背景下,安全感似乎是更重要的选项。随后二十余年间,冰岛一再扩大自己的渔业限定区要求,英国屡次强硬应对,却又为保全北约全局而一再退让。
在这场被称为“鳕鱼战争”的资源冲突中,冰岛保全了本国资源。同时以此为例,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会议正式通过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决议,全球所有沿海国家的海洋版图,也因这场由大西洋鳕引发的冲突而改变。

直到第3次鳕鱼战争结束,冰岛不断扩大自己主张的渔业限定区范围。图中红色为冰岛国土,四种蓝色由内至外,分别是4、12、50、200海里渔业限制区。图片:Kjallakr / wikimedia
警钟为谁而鸣
尽管资源分配的方式已经划定,但大西洋鳕,这种在近一千年深刻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鱼的故事,依然不可避免地滑向了危局。给全人类的警钟,再次敲响。
我们通常认为,耕地可能会荒芜,野兽可能会被捕杀殆尽,但海洋是如此富足广袤,生物资源取之不尽且源源不绝,只要取之有道,人类就会拥有享不尽的海洋资源。

一群大西洋鳕游过海藻丛。图片:Alex Mustard / NPL / mindenpictures
但问题,恐怕就出在“取之有道”这个词上。尽管人们不愿承认,但如今的海洋生物资源似乎已经走到了拐点:自1988年以来,全球渔业的总产量由增长转为下滑,而许多历经千万年演化的生物,甚至已经彻底走进了历史。
大西洋鳕正是这个大背景下最为典型的代表。正如冰岛人判断的那样,过度捕捞已经令鳕鱼群元气大伤,据粗略统计,只近百年时间,鳕鱼总量就已下滑九成。

捕鱼的脚步从未停歇。图片:Jeffrey Rotman / Biophoto / mindenpictures
在近海,越来越密的渔网和越来越多渔船压缩了鱼类的生存空间,经年累月的过度捕捞更剥夺了它们自我恢复的机会——它们甚至还没长大到能繁殖的年纪就被一网打尽。这种竭泽而渔的方式如何能持续下去呢?

一尾未成年大西洋鳕。图片:OceanPhoto / FLPA / mindenpictures
人类自诞生之日起,就在不断地向自然索取,以满足自身的各项需求,这无可厚非,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生物皆是如此。但我们的确更加贪婪,以致骄纵的欲望失控。尽管我们自诩万物灵长,但却依然没有脱离自然,一手酿成的错误,最终还要自己来承担。
这不禁让人痛楚。大西洋鳕是人类利用自然的历史见证,它本身更已成为我们文明的一部分。
大海浩瀚,鱼群寂静无声,它们并不会为自己哭诉。可问题是,我们自己总该想想,身边发生了什么,又该怎么办,在以后的道路上,我们是否要更为敬畏和谨慎?
-------- 鱼!好大的鱼!的分割线 --------
让岁月凝结成文明,让我遇见你。2018年《物种日历》,每日零点,一同品鉴文明。

定远网~有内容,有思想,有态度的地方门户网!
发表于 2018-6-7 09:1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分享
定远网~有内容,有思想,有态度的地方门户网!
发表于 2018-6-7 18:4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以前还真不知道这些
定远网~有内容,有思想,有态度的地方门户网!
发表于 2018-6-8 13:3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来还有这么多不知道的知识
定远网~有内容,有思想,有态度的地方门户网!
发表于 2018-6-10 19:1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定远网~有内容,有思想,有态度的地方门户网!
发表于 2018-6-14 07:5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爱护自然生态保护地球母亲是人类的责任
定远网~有内容,有思想,有态度的地方门户网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请使用中文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详情点击图片 助学广告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