定远网,定远地方门户网站,便民娱乐休闲的网络社区

定远网

 找回密码
 请使用中文注册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银泰旅游 定远庆峰驾校 电信广告 < a href="http://www.adingyuan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73498&extra=page%3D1" target="_blank">曲阳玉液
网站制作
查看: 642|回复: 3
收起左侧

[七月份] 2018年物种日历 7月29日 白鹳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7-30 11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“夏天的燕子,在冬天都去哪里了?”现在看起来很简单的一个问题,如果问一个生活在16~18世纪的北欧人民的话,他大概会告诉你冬天燕子都在水底冬眠呢。


在人们的想象中,一网撒下,可能捞起鱼儿和沉睡其中的燕子。图片:Wikipedia

但这个误解很快就被打破了,打破它的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——白鹳Ciconia ciconia。顺带提一句,ciconia源自拉丁语,就是指“鹳”。


飞翔的白鹳。图片:Carlos Delgado / Wikipedia

为了吃,火也不怕

1822年,在德国的一个小村庄,人们惊讶地找到了一只颈部中箭的白鹳,经过鉴定发现这只箭矢竟然来自于非洲中部!这类发现证实了一些鸟的确能够长距离迁徙抵达越冬地,而绝不是人们想象的沉睡水底。


感谢这位颈部中箭的小可怜,让人们得以认识到鸟类迁徙的习性。图片:Zoologische Sammlung der Universität Rostock / Wikipedia

白鹳是一种与人类生活密切相关的大型鸟类,广泛存在于欧洲,并在此度过繁殖季。它们在建筑物上筑巢,在农田和草场觅食。秋季迁徙时,则集成大群穿过欧洲大陆,越过海峡后散布在非洲大陆深处。次年春天再如约回到自己和配偶经常使用的巢,修修补补开始下一年的生命轮回。

它们称得上是完全的机会主义者,不会放过任何捕食的机会。无论在繁殖地还是越冬地,白鹳都喜欢呆在犁地或割草的拖拉机、大型食草兽类后面,以伺机捕捉受惊扰而四处奔逃的昆虫、鼠类或两栖爬行类等。就连燃烧的野火旁,也会出现白鹳专注觅食的身影。


只要能抓到虫子,火什么的,完全没在怕的。图片:Anup Shah / naturepl.com

神秘的送子鹳

现代演化生物学巨擘戴维·拉克(David Lack)曾说白鹳是“最受珍视的欧洲鸟类,不仅被法律,还被普遍的感情所保护着”。 在有白鹳分布的很多地区,它们都被赋予了各种各样的象征意义。

最为广为人知的当属“送子鹳”。传说白鹳会衔着装有婴儿的包裹送到各家各户去。近年来有多部动画长片都有表现这样的故事,如皮克斯的《暴力云与送子鹳》,华纳的《逗鸟外传:萌宝满天飞》,以及法国动画片《大坏狐狸的故事》。


《暴力云与送子鹳》讲述的就是负责“邮递”宝宝的白鹳,和制造宝宝的暴力云朵的故事。图片:皮克斯短片《暴力云与送子鹳》

还有一种说法是如果屋顶上有白鹳筑巢,那么这家很快就会有新婴儿降生。在德语国家这种“迷信”尤甚,德国南部甚至有女性被白鹳啄过之后会怀孕的说法。有新生儿降生的家庭也习惯在屋外悬挂白鹳装饰。


德国某地民居外的白鹳装饰。图片:某个某某

白鹳聚集繁殖的村落常被称为白鹳村。村落内的房屋顶、树顶有很多人工建立或者加固的巢架。相应的宣传展板一应俱全,每个白鹳村通常还有个“白鹳爸爸”或者“白鹳妈妈”。自愿负责观察记录白鹳的物候、繁殖等数据,协助环志等等。


研究人员正在观察巢中的白鹳宝宝。图片:John Cancalosi / naturepl.com

值得一提的是,系统性的白鹳环志研究始于1906年,一直持续至今。这样长时间和大规模的工作离不开像“白鹳爸妈”这样志愿者的积极参与及协助。


德国某“白鹳村”里筑巢的白鹳,图中有五个白鹳巢,它们都分别在哪里呢?。图片:某个某某


白鹳村的宣传教育展板。图片:某个某某

一边保护,一边捕杀

白鹳身上的诸多“光环”却没有保证它们过上高枕无忧的生活。比利时白鹳繁殖种群于1895年局地灭绝。瑞典和瑞士在上世纪50年代步其后尘。意大利、荷兰和丹麦分别于1960年、1991年和1998年宣布白鹳局地灭亡。尽管西欧从50年代就开始白鹳重引入计划,80年代中期白鹳的全球种群数量还是达到低谷。


局部地区灭绝是指一个物种(或是其他生物分类单元)在一块选定地理区域中已经消失或者灭绝,但此物种在其他地区仍然存在。局地灭绝可以由其他地区引入相同物种来进行复育,如狼的再引入。图片:Duncan Usher / ardea.com

有研究表明白鹳越冬地非洲萨赫勒地区在80年代前的持续干旱,是造成白鹳种群急剧下降的主要原因。同时杀虫剂在非洲的广泛使用也影响了白鹳的冬季主粮蝗虫的数量。欧洲农业集约化以及湿地开发也难逃其咎。


人类对其他生物的影响,可不止这些。图为被塑料袋困住的白鹳。图片:John Cancalosi / naturepl.com

由于白鹳的文化地位,除了地中海沿岸少数地区,欧洲很少猎杀白鹳,但在非洲情况则非常棘手。为了应对非洲萨赫勒地区多变的气候,白鹳在冬季有增加取食频率的行为,体重也会增加。当地居民有捕捉白鹳并食用的传统,并称其非常“肥美”。前文提到的 “箭白鹳” ,不时仍见诸报道。

2013年,一只白鹳被埃及警方以“怀疑从事间谍活动” 的理由扣押。后来警方才发现,这只白鹳只是佩戴了用于研究迁徙的卫星跟踪器而已。不幸的是,这只 “间谍” 白鹳被释放之后,又在尼罗河中一个小岛上被人捉住,并且吃掉了。


锒铛入狱的间谍白鹳Menes。图片:美联社

上个月月底,波兰的一个研究白鹳迁徙的慈善机构收到了一份高达2700美金的电话账单。原来是在苏丹境内,一只白鹳跟踪器里的SIM卡被取出,并打了接近20个小时的电话!

由于跟踪器防水防尘,SIM卡并不像从手机卡槽中取出一样容易,而且跟踪器从鸟身上掉落的概率也极低。也就是说,这只白鹳一定是遭遇了不测,就连跟踪器也被人为毁坏了。


图片:christels / Pixnio

在欧洲备受珍视的鸟儿,却在非洲沦为盘中餐。欧洲各国进行的白鹳保育计划也因此时不时遭受质疑:繁殖地的人们究竟该不该投入这么多,保护一个在越冬地死亡率如此高的物种?

无心迁徙,只想吃渣渣

好消息是气候变暖间接促进了白鹳繁殖范围从东欧继续向东扩张。相关研究也表明,苏联解体促进了乌克兰等东欧国家的传统农业活动,也使得白鹳间接地从中受益。

我们最 “热爱” 的入侵物种——克氏原螯虾在西班牙的大举扩张,也给白鹳提供了额外的食物来源。葡萄牙曾经报道过,白鹳取食克氏原螯虾后吐出的食茧,满满地铺满了地面,如同一块红色的地毯。


进食的白鹳。图片:Andreas Trepte

而且80年代后,白鹳原越冬的非洲萨赫勒地区的干旱状况有所缓解。在80年代后期,白鹳种群下降的颓势得以终结,并从90年代开始回升。80年代末期,伊比利亚半岛开始出现露天垃圾场,垃圾从最开始的焚烧变成露天掩埋。封闭的边界阻隔了陆生捕食者的进入,而机会主义者白鹳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,在垃圾场觅食的白鹳个体急速增加,甚至出现不再继续迁徙、终年居留的种群。

也有研究表明,垃圾场提供的额外食物可以增加繁殖成功率。这一系列的天时地利人和,让白鹳数量在1995年至2004年的十年间增加了40%,伊比利亚半岛繁殖的白鹳种群数量更是直接增长了一倍多!


无心迁徙,只想吃渣渣。图片: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

不过,垃圾场虽然提供了大量而稳定的食物来源,但是这些毕竟是“垃圾食物”,常常是腐坏变质的,质量堪忧。此外,在垃圾场觅食的白鹳还容易误食异物。 研究者解剖了一些在垃圾场死亡的白鹳,发现胃里充满了无法消化的橡皮筋。还有一些在垃圾场附近筑巢的白鹳,喂给雏鸟油腻的厨余食物,导致雏鸟羽毛污染无法飞行。潜在的重金属和其他有毒化合物在体内富集,则有可能会产生更为长期和隐蔽的影响。

同时,垃圾场也使得白鹳从正常游荡的运动模式,变为了周期性的往返于夜宿地与垃圾场之间。而这些区域往往布满了输电线路,也增加了它们与电线发生撞击和触电的几率。


这只试图在电线上歇脚的白鹳,就遭遇了不幸。图片:Roger Tidman / flpa-images.co.uk

难得一见的洁白身影

白鹳在中国也有过历史分布。上世纪80年代,在新疆和西藏西南部仍可见零星野外记录。普遍观点认为在我国西部分布的白鹳为C. c. asiatica亚种, 与欧洲的指名亚种 C. c. ciconia相比体型略大,喙型也有区别。

但是遗憾的是,近些年再没有在我国野外观察到白鹳的记录。主要原因可能是,在中亚繁殖的C. c. asiatica亚种总体数量下降。另外,近期针对在乌兹别克斯坦繁殖的该亚种的卫星跟踪发现,当地的白鹳已不再长距离迁徙,仅在繁殖地附近游荡。它们迁徙行为的改变也可能间接地导致了我国白鹳的绝迹。


曾经分布于我国的白鹳C. c. asiatica亚种,摄于印度。图片:Saleel Tambe

虽然我们没有了白鹳,但我们还有它们更为珍稀的姐妹种,东方白鹳C. boyciana。 东方白鹳曾被认为是白鹳的一个亚种,但今天的主流分类观点都将其视为独立种。与其蓬勃恢复、备受喜爱的欧洲亲戚不同,东方白鹳的境遇不容乐观,估计世界范围内的种群数量仅有约3000只。2012年11月,多达21只东方白鹳中毒身亡的事件更是令人震惊而又扼腕不已。


身姿优雅的东方白鹳。图片:cory / cory.to

所谓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”,人类之于白鹳的生存也正是如此。与人生活的高度重叠,既造成过白鹳们的衰落,也为它们带来过繁荣。

有观点认为我们已经进入了人类世(Anthropocene),人类的活动对环境的影响已经深入了地球的各个角落,逃不开,躲不掉。迁徙的鸟儿们不得不面对这种种无法预知而又快速变化的挑战,也许我们能从白鹳种群的兴替中学些什么?

-------- 送子的分割线 -------

让岁月凝结成文明,让我遇见你。2018年《物种日历》,每日零点,一同品鉴文明。


定远网~有内容,有思想,有态度的地方门户网!
发表于 2018-7-30 11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每天一题了解自然知识
定远网~有内容,有思想,有态度的地方门户网!
发表于 2018-8-1 10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定远网~有内容,有思想,有态度的地方门户网!
发表于 2018-8-2 15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全民科普
定远网~有内容,有思想,有态度的地方门户网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请使用中文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详情点击图片 助学广告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